极速pk拾网站

海外基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基地

水海产品企业应“拓土升级”两不误

发布日期:2019-11-21 18:30:38

水海产品企业应“拓土升级”两不误

    □ 刘中勇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渔业生产加工和水产品出口国,自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国水海产品的出口额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据海关统计,2014年,我国水海产品出口达到403万吨、206亿美元,同比增长4.9%和6.3%,连续14年是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品出口国,其出口额占我国农副产品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22.6%,已连续多年成为我国出口重点商品,为我国农产品出口创汇作出了重要贡献,对我国对外贸易的稳定增长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但是进入2015年,在我国进出口贸易总体形势出现下滑的形势下,我国水海产品的国际贸易也面临较大困难,水海产品出口发生了一些变化,增速出现明显回落,发展形势不容乐观。


    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2015年上半年我国渔业生产保持稳定发展态势,渔业经济在高起点上实现了新发展。同时,水海产品价格下滑,出口难度加大,资源状况不佳等问题逐渐凸现,保持渔业全年经济平稳较快发展面临着诸多挑战。2015年1~6月,全国水海产品出口量增额减少,共出口水海产品182万吨,出口额9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0%和下降2.0%。在主要出口国家和地区中,对东盟、台湾省出口额同比分别增长31.26%和4.43%,对日本、美国、欧盟、中国香港、韩国出口同比分别下降1.37%、2.49%、5.04%、18.94%和11.67%,多个市场出口额呈现负增长,连续多年稳定增长的欧、美、日、韩、俄等市场,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趋势。调研显示,当前除国内成本上升、资源匮乏、价格与国际差别较大等内部因素外,其他多重不利因素使我国水海产品出口难度进一步加大。

    我国水海产品出口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欧美宏观经济政策调整降低了我产品竞争优势。当前,我国水产行业用工成本平均比东南亚国家高出1~2倍,原料成本比周边国家越南、菲律宾、泰国、印度等高约20%~30%,产品在价格方面的竞争优势已然消失殆尽;而近年来,欧盟、美国等国家不断推进的宏观经济政策将进一步加大我产品出口成本。如2015年起欧盟已取消对我国出口产品的普惠制优惠待遇,而东南亚等国仍可享受该关税优惠待遇,目前我国水海产品出口欧盟需征收约12%的关税,以初级加工虾产品为例,新制度实施后,欧盟对我国该类虾产品征收关税从原来4%增加到12.8%。广东汕头是我国主要养殖虾产品输欧地区,2015年上半年,汕头出口欧盟对虾产品847吨、货值1077万美元,同比下降30.6%、36.0%,降幅明显;目前美国对我国对虾产品实施的反倾销调查和部分养殖产品的自动扣检措施,对我国大多数水产品加工企业仍然有效,高昂的检测和仓储费用及滞港时间导致我国以养殖虾为主的五类水产品输美严重受阻,造成行业巨大经济损失,同时还严重制约了水产养殖、加工业的可持续发展;另外,美国加快推进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协定一旦于年内达成,TPP成员国出口农产品将获得对美出口的关税优惠,如马来西亚、越南等东盟国家成功加入TPP谈判后对美出口农产品的关税将大幅降低,使我国水海产品出口处于竞争劣势。

    二是主要出口市场出现萎缩迹象。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和国际市场需求疲软,日、美、欧、韩、俄作为全球最主要的水海产品消费市场和中国传统出口市场,延续2014年下半年出口下降趋势,2015年上半年中国对其出口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以对美国为例,2015年上半年出口24.49万吨,14.11亿美元,同比下降1.92%和2.49%。目前,我国虾价高于周边的印度尼西亚、印度和泰国,缺乏竞争优势,美国纽约市场U12虾(即每磅不超过12只),中国虾的价格约在每磅12~13美元,而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的同类虾大约在每磅10~11美元,价格比我国存在较大优势;日元、欧元对美元汇率的不断贬值,也使我国对日本、欧盟出口水海产品受挫;对东盟出口虽然有所增长,但出口产品形态以初级冷冻品为主,多用于在东盟加工后再出口,东盟国家对中国水海产品加工业的同构竞争反而进一步加剧,形成产品竞争同质化,使我国个别水海产品种的出口受到严重影响,以广东汕头对东盟出口水海产品为例,2015年上半年出口6293吨、货值4907万美元,同比减少57.8%和65.4%。

    三是新的技术性贸易措施对我产品出口影响加大。2015年以来,一些国家针对中国水海产品采取了各种限制政策和强化监控措施,欧美、日韩、俄罗斯等国涉及水海产品的贸易技术措施进一步增多,我国出口产品成本及出口风险进一步升级。如美国近期对中国的罗非鱼产品质量安全发出警告,并加严了该类产品药残和感官检验项目,仅2015年上半年,美国FDA通报我国罗非鱼检出药残等不合格达43批;欧盟、澳大利亚、韩国、日本也在不断增加对我国养殖水产品的药残监控;而俄罗斯对我水海产品通报检出微生物超标常有发生,导致我国被俄方暂停进口的水海产品企业逐年增多。

    面对这些不利因素带来的困难,应该采取什么应对措施?

    一是依托国家战略优势,引导企业开拓新兴市场。利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中国-东盟自贸区”“中韩自贸区”等发展战略机遇,大力发展“一带一路”自由贸易伙伴的水海产品商贸项目,努力开辟中亚、南亚、西亚和非洲国家等新兴市场,实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全覆盖。各相关职能部门加大创新监管和服务模式,加快推进口岸贸易便利化,助推我国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市场。政府应加大自贸区协议等优惠政策宣传,引导企业充分利用自贸区优惠关税政策,用足用好水海产品原产地证书的关税减免政策,继续做大做强东盟、欧盟、韩日等国家的水海产品传统商贸项目。

    二是加大推进企业转型的扶持力度。地方政府在税收、政策引导、信贷、用工、用水等多方面给予支持,帮助企业度过困难期,指导企业在加强生产管理、注重品牌建设、创新经营渠道等方面求新求变,有效控制生产成本,降低市场风险。各出口水产企业应注重应用信息化新技术,积极尝试物联网、电子商务、大数据等信息化成果在现代渔业生产、经营、管理、销售中的应用,积极开拓“互联网+现代渔业”的发展新格局,逐步将传统渔业向现代渔业转型升级,发挥渔业资源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三是规避国外技术贸易措施的影响。建立和完善水海产品技术贸易措施评议基地,加强对国外通报的评议力度,有效开展国际技术性贸易措施沟通,在WTO/SPS协议框架下,针对水海产品出口重点关注的问题提出合理主张,促成制定对我国水海产品出口有利的国际检测标准和限量标准,加强与美国、欧盟、韩日等主要水海产品进口国的谈判与沟通,力促国外废除或修改不合理的技术贸易措施,促使水海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有统一的国际标准,以便减少技术性贸易措施对我国水海产品出口贸易的影响。

    四是强化技术指导,提高管理水平。检验检疫、海洋渔业等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可充分利用自身认证、检测、检验、信息、对外联系等技术优势,为企业产品的出口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加强对企业的培训和指导,帮助水产企业提升产品质量的自检自控能力,特别是在药物残留、重金属、微生物等有毒有害物质检测上进行帮助和培训,提高企业内部质量安全管理水平;依据进口国法规、标准、产品质量通报动态信息等,指导企业内部质量管理体系的有效运作,按照进口国要求组织生产、加工、包装、销售,有效应对国外技术贸易措施及进口门槛;支持企业改善出口产品结构,促进产品向高附加值方向发展,采用多种策略应对和规避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负面影响。(作者系汕头检验检疫局局长)


极速pk拾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