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pk拾网站

企业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下一个铜川水产市场会在哪

发布日期:2019-11-21 18:34:44

下一个铜川水产市场会在哪

20年前,黄春霞初识丈夫阿彪。那一年10月,在两个马路水产市场的基础上,铜川水产市场开业,并慢慢发展成上海乃至全国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

20年后,黄春霞不得不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铜川水产市场要关,自己是和丈夫一起去打理新市场,还是两地奔波,留下来打理老店。

10月31日,铜川水产市场即将关闭,2000多名商户将分流。

“是关闭,不是搬迁。”普陀区新闻通气会一再如此强调。对上海的水产行业来说,这无异于重新洗牌。

早报记者在过去两周调查走访发现,铜川水产市场经营20年,它不但兴旺了上海的海鲜市场,还带动了海鲜来料加工整个行业的发展。其关闭后,上海有7个市场抢夺这块“大蛋糕”,目前看来,其中等了10年的江杨(阳)水产市场成为最大的赢家。

不过,商户抢到了,市场能否兴旺起来,目前仍不能下定论。按照市商委等部门的规划,未来的大型水产市场,不仅要有商贸功能,还要能旅游。

铜川水产市场:

曾经成就饕客和姻缘

“那时下班后,跳上01路公交车,不出半小时就到铜川路,几十块钱就能买上一堆三文鱼、北极贝、鲍鱼之类的海鲜。拎到新九龙塘,10块钱一斤加工费,一两百块钱就能吃到酒店里动辄上千的海鲜大餐,别提多开心了。”回忆起铜川水产市场,在延安路上班的白领李女士说,至今还能想起当时海鲜吃在嘴里的鲜甜。

李女士所说的新九龙塘大酒店,在江浙众多老饕中颇有名气。

2001年,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兴盛,带动了周边的餐饮需求。当时,水产商包清水,在铜川路上开了一家名为九龙塘的酒店。和其他饭店不一样,这家店允许顾客自带海鲜,每斤海鲜收10元加工费,或清蒸或白灼或干煎,三十多种加工方法任选。因为味道正宗,价格合理,没过多久,这里最先成为铜川水产市场摊贩们的“饭堂”。在市场上能买到性价比很高的海鲜,不管是宴请客户还是自己吃,都能以不到外面酒店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价格,吃到更好更正宗的味道。

慢慢地,这一海鲜来料加工店的名声传开,慕名而来的人便多了。2004年,包清水在市场旁边的兰溪路上,开起新九龙塘大酒店,经营模式仍是海鲜来料加工,做法相对精致一些。那之后,九龙塘成为水产商的聚集地,新九龙塘则成为不少普通消费者的最爱。甚至有很多江浙客人专程驱车来尝鲜。

10月13日,早报记者来到新九龙塘大酒店。这些年,海鲜来料加工已成为一种专门的餐饮经营模式。除新九龙塘以外,在兰溪路几百米的大街上,已经有不止10家来料加工店。

大堂里这一天负责接待的,是店长黄春霞。这家店现在有两个店长,黄春霞原本是老店店长,今年9月26日,九龙塘铜川路店正式关门,部分老员工并入兰溪路这家店。

“当然舍不得,可是没办法,(铜川水产)市场关掉后,两家店都开明显不现实。”黄春霞说道。

中午时分,大堂客人并未全满,客人大多拎着装有海鲜的马夹袋来。黄春霞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和厨师长商量着调整菜单。“市场关掉之后,我们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现在我们的想法就是,来料加工仍然保留,但是也要完善菜单,保证可以单独成席,也要保证定价不高。”

酒店大堂是上世纪90年代的装修风格:厅正而宽敞,餐桌椅以金色和黄色为基调。如果仔细看,在墙壁不起眼的地方,能看到墙灰掉落的斑驳以及不知什么时候留下的油污,热闹和落寞,似乎都在其间交替。

从事采购工作的黄春霞来自浙江,1996年在这里遇到来自江西的丈夫阿彪,他们在这里成家立业。阿彪原本就做水产批发生意,为了方便照顾妻子,1997年,他索性在铜川市场租了个店面,一直开到现在。

黄春霞笑言,自己对铜川市场的感情,甚至超过对丈夫的爱。所以真的关了后,自己还没想好要不要去新市场,帮老公打理新店。“1994年我刚来这里采购的时候,这里基本就是一个路边市场,一直到2000年,生意才好起来。现在,这里的水产涵盖的品种齐全,早就不局限于国内河海鲜,更多的是空运、进口的海鲜。”

商户:

多头押注现象非常普遍

事实上,铜川水产市场要关的消息,早在11年前就有苗头。

上海市商委信息显示,1996年10月,在两个马路水产市场的基础上,铜川路水产市场开业,第二年就收回了全部投资,一时名声大噪。2000年,全年市场成交额达到27.2亿元。2004年,全年交易量达到10万吨,税收达千万元,至今仍占据上海市乃至全国水产批发市场交易额的头把交椅。

业绩蒸蒸日上,市场越扩越大,周边居民的反对声也强烈起来。日夜川流不息的货车造成周边交通拥堵,万吨水产集聚市场带来污水横流和刺鼻腥臭,严重影响周边环境。在一片投诉声中,2005年,传出了铜川路水产市场要搬迁的风声。

当时,有投资商立马看到商机,在宝山江杨北路动土建造江杨水产市场。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承接铜川路市场分流的商户。

遗憾的是,方向敲定后,铜川水产市场的关闭工作一直没有实质进展。2008年,江杨水产批发市场开业的时候,部分原铜川市场的商贩虽然在此开店,但只是每月交几百元摊位保留费,生意仍然放在铜川。

到2010年,这家民营的水产市场难抵压力,将一期6万多平方米的市场,卖给国有的上海蔬菜集团。重点经营江杨水产批发市场的江阳水产批发市场,因为两个市场发音相同,加之地理位置紧挨,在铜川的商户口中,就成了“大江杨”和“小江阳”。

如今,等待了10年的大小江杨(阳),终于迎来了它一直在等的商贩们。官方资料显示,铜川市场近九成商贩选择搬迁至江杨(阳)市场。

江杨水产市场总经理袁胜荣说,市场原有900余户铜川保留摊位的老客户,旧房改造的摊位有340个,干货区腾出340个席位。现在所有席位已全满。江阳水产市场总经理徐根福也表示,市场内1700余个摊位已全满,其中80%以上都是铜川的客户。

10月17日,早报记者在江杨水产批发市场看到。市场内多家空置的店铺已在装修。商贩老田一边不停地接电话,一边指挥小工往刚砌的水缸里注水,在行业里,这叫“养缸”。因为活鱼很娇贵,对水中的异味极为敏感,水槽装修结束后,一定要注水换水差不多一个月,才能放心把鱼放进去。

说起新店选址,老田说最近两个月,自己几乎看遍了上海的水产市场。“选来选去,还是选了江杨。就这里成气候一点吧,做我们这行,一定要埋水泵,往地下挖,有些市场,说是可以做水产生意,但一旦挖地,就是违章。”

不过,老田对新的市场也不放心。比如,以前铜川最为人诟病的,就是脏乱差,以及交通拥堵。新的市场,虽然不在中心城区,可是下午4点不到,就已经堵得水泄不通。“等铜川的人全过来以后,还不知道要堵成怎样。”为保险起见,老田还在浦东恒大水产市场另租商铺。

市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表示,事实上,铜川2000余户商户,不是没地方去,而是吃不准哪个会火。现在,商户多头押注的现象非常普遍。

全国水产冻品联盟(上海)秘书长王德才则透露,铜川关闭后,理论上来说,参与竞争的有七个市场。目前看,大小江杨(阳)受益最大。不过,交通、社会治理等问题,同样会成为江杨发展的绊脚石。

未来水产市场:

将承接观光旅游等功能

传言不断的同时,铜川市场仍在继续发展。到2015年,其年交易量达到20万吨,占全市水产市场交易量的20%,轨交11号线也通到了市场门口。但随着普陀区的曹安路蔬菜批发市场、曹杨路果品批发市场、三官堂禽蛋批发市场的相继关闭,属于同一区块的铜川市场也岌岌可危。

从传出要关闭到最终成为现实,上海水产市场的格局已今非昔比。据介绍,今年以来,东方国际、江杨水产、上农批、恒大水产等专业水产批发市场,约占本市水产批发交易量的70%。铜川的绝对优势在被逐渐取代。

今年1月,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组织专题调研,调研报告显示,上海水产流通市场的定位要瞄准国际领先地位,创新国际渔业资源贸易平台。一方面,传统市场要逐步升级改善;另一方面,新建市场要高起点、高标准,实施“互联网+”的硬软件布局,引进有资质的金融服务机构组成战略伙伴,推广基于第三方支付及互联网金融的支付服务手段和大数据汇集手段。


而《上海市食用农产品批发和零售市场发展规划(2013年-2020年)》对水产批发市场的“愿景”是:在东方国际水产城和江阳水产市场建设两个专业水产品批发市场,分别以经营冰鲜和活鲜水产为主。同时,利用正规划建设的长兴横沙渔港、临港地区渔港的渔业资源,发展水产贸易。

上海长兴岛渔港有限公司总裁徐非文介绍,“横沙渔港一期工程已经竣工,渔人码头、海鲜美食街的硬件工程都已完成,最快今年年底可以向市民开放。”江杨水产市场总经理袁胜荣透露,该市场将来拟打造成功能齐全、服务品牌一流的批发市场,目前,已委托设计团队做场内形象设计,以期打造国际展示中心。

市商务委市场运行调控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横沙渔港、即将开业的凌海水产品交易中心和规划中的新上农批等专业市场,都有观光、旅游功能,比如海鲜体验馆等商旅文化联动项目。


极速pk拾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