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pk拾网站

远洋渔业

当前位置:首页 > 远洋渔业

最后的吆喝:即将关闭的铜川路水产市场见闻

发布日期:2019-11-21 18:35:40

最后的吆喝:即将关闭的铜川路水产市场见闻

     关闭铜川路水产市场已传言多年,这次“真的狼来了”——10月31日,上海这处最大的海鲜、水产品批发市场,在经营了二十年立身扬名毁誉不一之后,将彻底关门落闩。

    “铜川路违法搭建现象严重,环境脏乱差,消防安全隐患一直处于高位,是普陀区城市顽症,已不再适应城市未来发展的要求”,恐怕是其“罪不可逭”的主因。然而,自1996年10月开业至今,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历史作用不能一笔抹杀。

    日前,记者再次涉足遍地积水、腥气扑鼻的市场,试图最后感受一下闭市前的喧嚣与忙碌。

    鱼虾蟹贝“基准价”

    在东起曹杨路、西至兰溪路的铜川路两侧,目前共有铜川水产市场、百川综合市场和利民冻品市场三大实体,经营着各色各样的活鲜、冰鲜、水发、干货及调味调料等,市场总摊位2400多个,外加300间冷库和7个停车场。

    市场内杂摊档铺骈罗列布,氧气钢瓶厕足其间,虽然歇业日期渐渐逼近,但这里一切仍旧按部就班,熙来攘往。上午九点光景,数十辆满载水产的卡车鱼贯而入2号门,卸下各地运来的鱼虾蟹贝。每天上海各处的菜场、酒店等商贾会纷纷前来批发所需的生鲜水产品。

    以前百姓菜篮子以叶菜居多,如今海鲜的比重却大幅增加。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国不断发展“海洋牧场”,海洋渔获量一直居世界首位。

    作为对接捕捞和养殖两条水产货源渠道的铜川路水产市场,不仅承担了丰富百姓菜篮子的功能,且为平抑上海水产市价起到积极的作用,在很长时间内,它还是每日全市水产行情参考的“基准价”。

    “为有效管理庞大的市场,我们设有水产品追溯办公室、食品安全信息科、综合治理科、市场管理科等多部门,对辖区内的商户进行严格监管。”铜川水产市场总经理杨剑平向记者介绍,去年仅他们一个市场就取得交易额80亿元、交易量18万吨,如算上另两块市场份额,这数目就更加可观了。

    船到桥门自会直

    打烊前的商铺通常会出现甩卖景象,而铜川路水产市场却格外平静,摊主们并没有显出急杵捣心般的焦虑。“开门一天,就做好一天的生意。”小宁波水产行的老板宓建伦便是其中一位。当被问及市场关闭后有无确定新的方向,这个二十出头就闯荡上海滩的慈溪人,轻松回了一句“下一步还没有想好去哪里”。或许他相信“船到桥门自会直”的从容和顺命。

    宓建伦是1996年首批入市的“老水产”,占先最好的市口,吆喝了二十年的生意。他一手吞吐阳澄湖优质大闸蟹,一手进出俄罗斯出产的帝王蟹,通吃河海蟹中的两款极品,被圈内送有“蟹王”诨号。记者找到他时,他正忙于卸载一辆装满朝鲜长脚蟹的集装箱卡车,这是由吉林口岸连续奔驰35小时抵沪的活海鲜。不过他叹惜:“咳!如今生意极其微利,每公斤蟹只能赚二三元钱,算上损耗就亏本了……”

    原来帝王蟹还是反腐廉政的晴雨表。早些年“蟹王”的生意大都面向公帑消费族群,现在这些海产身价高开低走。滗去了市场虚高的泡沫,普通消费者大可尝鲜产自北太平洋冷水海域的美味。

    活色生鲜“博物馆”

    除了批发大宗水产外,市场也不嫌前往小量零买者。顾客若称一些小海鲜,请隔壁乱首垢面的酒肆加工坐食,就能享受前店后作坊的便利。灯火万家时,这里丁客两旺,不失为都市一处别样的市井地。据说某天,国际影星尼古拉斯·凯奇也现身铜川路,挑了几个摊贩的海鲜,提着几个马甲袋消失在市廛中。

    铜川路水产市场还有一项科普功能被忽视了,此处汇集了人类可食用的水中动植物,有心的食客可学到上百种自然物种的知识,堪称一座活色生鲜的水产博物馆。譬如活鲜类有北海道红毛蟹、俄罗斯帝王蟹、澳洲鲍鱼、大连活海参、法国生蚝、新西兰青口、南海东星斑、越南小青龙虾、美国波士顿龙虾等。再看冻鲜类的美国红黄金鲽鱼、阿拉斯加黑鳕、日本海鲜狮鱼、太平洋黑鲔鱼、西班牙红魔虾等营养丰富、口感肥鲜的珍馐。此外,还有很多人没见过的栖息于马尔代夫岩石底质的红瓜子斑和生活在南沙群岛珊瑚中的苏眉等珍贵鱼类。至于稀奇古怪叫不上名字的贝壳、海藻,则更不可枚举……

    别了,铜川路水产市场。无独有偶,著名的东京筑地海鲜市场于11月1日也将打烊搬迁。远东地区这两个大型海产品集散中心都是所在城市的名片,前者因“环境脏乱差”闭门却扫,后者不讳言“因地价上涨”易地经营。

    期盼水产从业者东山再起,商祺!(来源:文汇报)

极速pk拾网站